天才一眼就能记住【爱搜书】最新域名(www.iisoshu.com),第一时间更新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冯君一听就明白了,合着这股票上涨,是有些机构在跑路前,拉升最后一波。

    而且那边又传来了消息,说还真是有人借着股价上涨,继续借出股票来,也不知道是蒙在鼓里的小股东,还是打算吓一下他这个比较大的空头。

    冯君倾向于认为,对方可能是有意吓走自己,花儿姐里真的没几个好人。

    不过他今天能借到的股票少了很多,尤其是到了下半场,基本上没人出借。

    但是白瑞的股价依旧保持在高位,时不时地还要往上冲一冲。

    等到了周二,白瑞终于公布了实验室失窃的消息,但是他们强调,丢失的大多是“过期资料”,损失还在统计中,临时突击递交了相当数量的专利申请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损失不大,同时白瑞公司有鉴于对“小偷同行”的痛恨,开出了巨额悬赏——我们损失真的不大,但是为了整顿行业风气,重金捉拿那些可恶的家伙。

    所以周二开盘的时候,白瑞制药的股价虽然波动了一下,但是很快企稳,并且再度冲高。

    而这时冯君的账户,已经借不到股票了,不能沽空不说,还要看着股价继续上升。

    喻轻竹在那边委托的人主动找到了张采歆,他们认为:可能有人想要洗光这个账户,然后才放出利空消息——关键是有了那个声明,就又能拖好几天了。

    冯君听说之后,只是淡淡地表示“知道了”,下一刻,他的手机又没有信号了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之后,白瑞公司的总裁克鲁尼在前往机场的途中遭遇车祸,所乘坐的商务车栽进了河中,车上四人无一幸存。

    据目击者说,汽车撞上桥栏杆的时候,原本栏杆已经拦住了车,车里气囊也打开了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坚固的栏杆猛然间裂开,汽车向前栽了一下,终于冲进了河里。

    克鲁尼是一名勇于进取的总裁,白瑞制药在他的领导下蒸蒸日上,也深得董事会那帮老家伙的喜爱,像这次白瑞实验室出了“失窃门”事件,他也及时站了出来,展示出了咄咄逼人的架势。

    因为他进取心比较强,所以平时也会防人暗算,乘坐的是防弹商务车,但是再能防弹的车,也防不了水,甚至因为中控系统锁死的缘故,他连车门都没出,活生生地被淹死了。

    这种事,是说什么都瞒不住的,白瑞实验室一关门,就能封锁消息——毕竟大家都是签了保密合同的,但是光天化日之下,一辆车冲开栏杆掉进河里,谁挡得住那么多旁观者出声?

    七八分钟后,气势如虹的白瑞股份一个转身,一头就扎了下去,五分钟后触发熔断机制暂停交易,恢复交易之后,不到十分钟再次触发熔断机制……

    周二一天,白瑞制药股价下跌百分之二十六,三百多亿美元瞬间蒸发。

    其实白瑞出了问题,做市商心里都有数——消息再封锁,也瞒不过他们,但是大家心里都还想着,怎么安全脱身,白瑞的董事会也在积极地游说。

    但是克鲁尼的死,就掀开了白瑞身上的遮羞布,而且汽车堕河,并不排除人为因素的可能,这种情况下,大家不疯狂跑路才怪。

    也有不少人清楚,白瑞的基本盘还在,这两件事情可能短期会带来股价剧烈波动,长期影响未必有多大,然而……一个合格的继任掌门,是那么容易找得到的吗?

    所以在市场恐慌情绪的影响下,不拼命跑路才是傻的。

    冯君的所有付出瞬间回本,并且有了百分之十几的收益,三十个亿的额度,用了不到十五个亿,获利两亿七千万,考虑到他的本金只有十个亿,获利其实是百分之二十七。

    折算成华夏币,足有十五个亿,这一波操作不亏。

    白瑞制药的独立董事在推特上怒斥,说“无耻的小偷在偷窃之后,还杀死了男主人。没错,这就是一场战争,白瑞有信心赢得战争的最终胜利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两天,白瑞的股价稳住了,没再掉下去,但是上升也乏力。

    接受喻轻竹委托的操盘手,操作稳得很,用三天时间消化了战果,因为后期股票还有波动,最终获利竟然达到了两亿八千万美元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这一波操作,白瑞制药的人也终于发现,幕后的黑手……可能来自华夏?

    董事会一帮人很疑惑:我们什么时候得罪了华夏?

    再一调查明白了,克鲁尼曾经安排人,去华夏偷窃一种可能运用于癌症治疗的新药,这件事情,克鲁尼并不是倡导者,但确实经过了他的批准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,去华夏盗窃新药的人,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消息。

    没有证据表明,事情就是华夏人干的,但是对于坑蒙拐骗无所不精的资本家来说,这种事情需要证据吗?自由心证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喻轻竹冲击了好几天,还是没有冲进蜕凡期,张采歆建议她不要一门心思冲关,修炼本来就讲个张弛有道。

    然后,她就又跟自己的朋友联系了一下,那边对她的操作,也是相当地敬佩,“下一次还有这种事情,记得一定叫上我们……大家好才是真的好。”

    对方并没有明说,白瑞制药的两件事情就一定是她做的,但是人家心里清楚——喻家跟这件事脱不了干系,而且以喻家的庞大影响力,跟这种事有瓜葛也不算意外。

    这一拨操作就算过去了,冯君拿出的三十吨黄金,最后还是被人收走了——当然,这是获得了他的同意,同时他入手华夏币八十多亿。

    这八十多亿除了卖黄金的钱,还有他在美股市场上的斩获。

    这个钱没谁敢黑他的,尤其是那些代表华夏参与对外投资的主儿——坑了国家的钱,没准还可以跑到一个小国过清闲日子,坑个人的钱,而且还是喻家人,跑到天涯海角都没用。

    为此,冯君很大方地给了喻轻竹五个亿的分红,他虽然是主谋和主要行动者,但是没有她撮合的平台,以及专业人士的执行能力,他也挣不到这个钱。

    喻轻竹初开始不想要,她表示有事弟子服其劳,这是她该做的,而且她也只是打了几个电话,具体操作另有其人,甚至连抵押品都是师父你出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的态度,我以后还能不能找你帮忙?”冯君的脸一沉,“你觉得该给别人多少分红,你自己安排,反正我只认你……这件事我在意的不是挣了多少钱,而是出了口气。”

    他说这话的口气,有点像“悔创阿狸马大侠”,但他心里确实是这样认为的。

    喻轻竹也知道,冯老大这话不是吹牛——几千吨黄金在手,人家看得起这点小钱吗?

    所以她还是勉强收下了——她也看不上这点钱,但是总不能让师父不高兴。

    收到钱两天之后,喻志远又打来了电话,他向冯君说了新的情况,白瑞制药在国内投资的某个项目暂停了,表面理由是总裁意外死亡,可能要调整经营策略。

    但是参与谈判的人背地里表示:我们白瑞遇到点事儿,你们华资就借机沽空我们的股票,像你们这种合作伙伴,我们哪里还敢继续合作下去?

    地方正府为此震怒,直接把状告了上去:我们正在谈判,是谁在扯我们的后腿?

    只要上面重视,扯后腿的人很好查,就是伏牛喻家。

    不过一调查,上面觉得这种正常的金融行为,也不好指摘,股票可不就是用来炒的?

    反正电话打到喻志远这里,他就直接顶住了,“战争时期,误伤友军的事还多得是呢——这充分说明,我们现在是真正的市场经济,不是全国一盘棋了。”

    转述这话的时候,他是笑着的,但是最后两句,他还是郑重表示,“我觉得白瑞制药不会善罢甘休,从来只有他们强取豪夺,你们撕咬下这么大一块肉,他们不会只歪歪嘴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来呗,”冯君不以为然地表示,“我是被人警告,不能做事情太过分,如果他们继续没完没了,那后悔的肯定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厉害,”喻志远干笑一声,“我的意思是,以后尽量少出国,包括轻竹那里,我也会跟她说的,在国内的话,以你的实力,和国内的治安环境,不会出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冯君皮笑肉不笑地回答,“我倒是想出去呢,老爷子说了,他把我列入了出国黑名单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”喻志远尴尬地咳嗽两声,老爷子做事是有点简单粗暴,现在看来也没什么用,冯君出国是肉身飞行,但是再想一想,不能正常出关,多少会给他移民国外增加些障碍。

    然后他转移了话题,“那些人也真搞不清楚状况,我们都逼不出来你的癌症特效药,凭他一个小小的药企,也敢惦记你的东西?”

    冯君轻咳一声,“喻老板,有什么话直接说好了,何必遮遮掩掩的?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直说了,”喻志远还真不客气,“听说白瑞制药丢失了很多资料,服务器也不见了,这对咱国家来说,是好东西呀……能不能麻烦你,给帮着找一找?”

    爱搜书(www.iisoshu.com)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,好看的小说,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,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,无广告清新阅读!

百度搜索 大数据修仙 爱搜书 大数据修仙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.

章节目录

大数据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陈风笑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风笑并收藏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