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一眼就能记住【爱搜书】最新域名(www.iisoshu.com),第一时间更新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()    冯君细细一问,才知道这腥膻蛊并不能完美地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虫卵的污染、蛊虫的生长周期,甚至蛊虫的体征,都是会引发种种事端的。

    不过龚雁南见他兴趣大,马上就表示这些东西都是可以研究改进的。

    没错,撇开成见不谈,蛊修是修炼者中最注意研发和改进的群体,有些人对小动物的了解,可以比肩地球界的生物学家。

    蛊修们不是不务正业,这才是他们真正的修炼根基。

    但是让冯君感到遗憾的是,龚雁南并不能保证多长时间才能研发成功。

    然而龚雁南对这件事情的兴趣极高,他表示自己一定会尽心而为,而且……他愿意再去了解一下,还有哪些医疗蛊,可以用在凡人身上。

    不过,在表态完毕之后,他还是吞吞吐吐地请求,希望能赊借一株千年火精草。

    冯君经过了解,也确认了一点:大部分的蛊修并不是没钱,而是他们的灵石,都换取了蛊修用品。

    既然是这样,他就借出去一株千年火精草,并且要求对方,在还清欠款之前,每十天要白砾滩和清风岭帮忙巡查一趟是义务劳动,没有酬金。

    龚雁南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下来,因为蛊修不得随便害人,所以他很少能接到助拳的邀请,很多时候闲着也是闲着。

    他只有一个要求,巡查完毕之后,如果小院的聚灵阵开着,得允许他借聚灵阵修炼。

    反正……只有跟蛊修真正接触过的人,才知道蛊修到底有多么小气抠门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手机位面就进入了冬天。

    鸣砂坊市的战修们终于联系上了冯君,主动前来汇报,说止戈山那里一切平安,东华国王室曾经有人去找过止戈山主,希望能沟通一些事宜,但是被梁中玉挡在了山门外。

    杜家修的仓库已经修建到了六号,除此之外,白砾滩上也建起了房屋,而且还不是临时性的木屋,而是土坯房和砖石房屋冬天的白砾滩风沙很大冰冷刺骨。

    冯君连着修炼了一个多月,最终将自己的修为推到了三层巅峰。

    龚逸云已经吞服下了四分之一株火精草,目前在力修炼中,因为是借用了冯君的聚灵阵,又拿不出报酬来,他的三爷爷只能通过劳动换取他修炼的资格。

    短短的一个月,龚雁南就催化出了子午线蛊卵一百枚,灰雾针蛊卵五百枚这个东西其实培育不难,花花也学得会,但是他愿意出手,冯君也乐享其成。

    冯君原本是要等皇甫无瑕回来之后,跟她敲定一些蛊虫的消息,但是这个通讯大会开得天昏地暗,一个多月都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据灯笼镇的唐掌柜说,会议争吵得很厉害,估计再有一个月,都不太可能达成共识。

    冯君一看,得,我也不等了,回地球界去吧。

    地球界这边是才过了中秋,天气也是一天凉过一天。

    冯君先是来到了灵植园,跟花花沟通了一番,花花本来就有统帅一支灵兽大军的念头,它非常渴望为灵兽正名。

    所以当它听到“医疗蛊”、“治病救人”和“癌症”三个词的时候,异常兴奋地接下了这个任务,并且表示,会尽快学会培育蛊虫它觉得这并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至于说役使蛊虫……那还用学吗?

    于是洛华庄园里,又多了几头猪、几只羊和十来只鸡,用来培养蛊虫。

    因为经常追剧的缘故,花花对蛊虫的隔离措施,比冯君还要重视,它经常幻想,自己会成为地球界抵御外星物种入侵的第一道防线。

    它的防御措施搞得极好,但是对蛊虫的培育,就乏善可陈了,它浪费了七八枚灰雾针蛊的蛊卵,才培养出了一只能够将产出的卵引到体外的灰雾针蛊。

    子午线蛊……目前还在培育中,至于那心包蛊,压根儿还没有开始培育天通只卖出了三枚蛊卵,让它不敢轻易下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古老大介绍的病人到了,那是古老大中学老师的儿子,还不到四十岁,肝癌晚期,已经瘦得皮包骨头了,只有一个膨胀得远远不合比例的肚皮。

    此人发现自己患了癌症的时候,已经是中晚期了,用过了所有的治疗手段,但是收效不大,必须指出的是,他接受各种神秘疗法,蝎子、蚕沙之类的,对他来说都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他还喝过符水茅山的符水,不过遗憾的是,符水对他有好处,对癌细胞更有好处。

    因为他的母亲是古老大的老师,他治病的条件倒是挺好,但是花销太大了,他的老妈已经在治病上占了便利,总不可能为钱再去找古老大张嘴。

    老太太是很传统的人民教师,连众筹都不会去搞,就更别说跟众多的弟子们张口了。

    用她的话来说就是:咱家又不是出不起这个钱,何必搞那些歪门邪道?被人小看了。

    但是老太太的儿子不这么看,现在这仨瓜俩枣的,也能算有钱?他一旦不在了,他的妻子和儿子的生活会陷入极大的困境,他希望能多给家里留下点钱。

    他想要自杀,但是又考虑了一下,就向医院询问了有关“安乐死”的相关规则。

    很显然,安乐死在华夏是不合法的,而且在某些许可“安乐死”的国家,他这个情况是否符合要求,也是两说。

    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,然后背着母亲,给古老大打了一个电话,说自己想要安乐死,医院不同意,问古老大能不能帮着打个招呼。

    他不认为自己是在化缘,他只是想比较体面地死去,比如说注射什么的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古老大的眼角都不会瞟到他,但是对方表示一心求死,老古觉得自己若是不闻不问,将来老师说起来,自己怕是难免尴尬,于是他派了个人过去了解情况。

    去的人很快就掌握了各种情况,然后回去向自家老板汇报。

    古老大是什么人?一听就知道,这位是家里撑不住了,人到中年压力太大,干脆利落地死去,也算是对这个家庭能做的最后的贡献了。

    当然,换句话说就是……如果这位的钱足够多,他完没有必要执着于安乐死。

    钱能解决的问题,对古老大来说,那肯定就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有鉴于对方没有开口直接要钱,他觉得需要采用一种相对折中的方式来处理此事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正好杨玉欣带着古佳蕙回京城,古老大看到三弟媳之后,随口就说了一句,冯君能不能帮着治一治癌症病人。

    古老大也不奢求,冯君一定能治好病人,反正就算治不好,只要三弟媳心里有数,就能让这可怜的家伙得到妥善的安排直到他死亡。

    无非是一些钱罢了,古老大不愿意为这点小事惊动任何人,也就是用弟媳妇这种自家人方便。

    古老大没有要求冯君一定能治好,甚至让他治病都只是一种说辞杨玉欣打听一下就应该知道,这家伙的家庭状况不是很好,别说请冯君出手的费用,他连正常的费用都吃力了。

    杨玉欣当然打听到了这个消息,然后她转念一想冯君的手头,始终都不是特别的宽裕,那我就再送给他点钱好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治病的费用其实是杨主任出的,怪不得她一力撺掇他收下病人。

    患者听说,还有个地方可以治病,当然也很高兴如果可以不死,谁愿意死?

    更令他高兴的是,这次治疗不用他出钱,有人给他买单了,唯一的条件是,他需要管好自己的嘴巴。

    冯君并不知道,杨玉欣是拿她的钱来支付治疗费用,当她告诉他,对方已经将钱打到了自己账户上,他只是随意地笑着点头,“那就先放在你那儿好了,咱俩的钱,谁跟谁呀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,患者被运送了过来,按照庄园的规矩,他们将车停在了山门之外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,冯君并没有让患者进来,而是让车开进了任志远的脑梗康复中心。

    脑梗康复中心并没有开业,这里一期工程的建筑工程才刚刚结束,屋子里正在进行装修,任志远没有打算把这里办成太奢华的疗养场所,但是以他的眼光,也不可能装修得太差。

    一座最里面的小楼,做为曾经的甲方宿舍,屋子里稍微简装了一下,墙壁刷白了,地上有地板革,一些简陋的家具,这就是冯君为患者提供的休息场所。

    任总已经告知下面的人,远离那个地方,否则不仅仅是罚款或者开除的问题,他的心腹专门负责此事。

    跟患者来的,是他的老父亲,老爷子现在已经年过七十,少言寡语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哀伤,只有亲历者才懂。

    庄园里来了一个姓李的漂亮小姑娘,她很明确地表示,这栋小楼我们会锁门,你不需要亲自照顾他,找个地方休息就好。

    老爷子也没有生气,就是怯生生地表示:儿子现在生活不能自理,没人照顾不行。

    李姓小姑娘却是很强硬地表示:来治疗就要听我们的,如果你不走,就是你们父子俩走。

    老爷子又问了两句,确定康复中心这边会按时派人来护理,也只能唯唯诺诺地走人。

    (更新到,召唤月票。)

    爱搜书(www.iisoshu.com)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,好看的小说,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,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,无广告清新阅读!

百度搜索 大数据修仙 爱搜书 大数据修仙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.

章节目录

大数据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陈风笑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风笑并收藏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