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一眼就能记住【爱搜书】最新域名(www.iisoshu.com),第一时间更新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()    龚逸云没太担心火毒,后来也是顺风顺水的,修为逐步提升。

    期间火毒反复了三次,也是越来越弱,他就再没当回事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这秘密,被人一口道破,而且这火毒居然可能影响他晋阶上人,他就直接傻了。

    冯君之所以能判断出龚雁南不知情,是因为龚逸云身体里有火毒残留不算大事,但是龚雁南身为出尘上人,让自家侄孙这种情况下晋阶,才是真的大事。

    年轻人不懂事也就罢了,你也不懂吗?所以他判断,这是龚逸云的个人行为。

    龚雁南听到侄孙这么说,却是一声长叹。

    十二年前那件事,他对侄孙身中火毒的印象不深,但是当时家族差点分崩离析,他是记得很清楚,所以在瞬间之内,他就反应了过来搁给他是龚逸云,当时也不敢说火毒很重。

    没错,他很理解侄孙当时为什么要骗自己。

    但是这种陈年旧事被捅出来,还是让外人捅的,更关键的是……还是他出钱买的消息。

    龚雁南并不知道,一万头羊驼在心里奔腾而过是什么样的感受,但是现在,他显然有差不多的感觉尼玛,这就是你给我的答复?

    但是同时,他还有一种感觉,那就是冯君说的应该是真话。

    这样的隐秘,不是普通人能知道的。

    那也就是说,自己的侄孙在迈入上人台阶的时候,是有大概率要出事的。

    想明白这一点,他就觉得没有白回来一趟,至于说值不值六千灵……那就难说了。

    要说起来,龚逸云才八十岁,就有希望晋阶上人,以龚家的家底,出六千灵也不算多,他不但年轻,也算是龚家近两百年来最强的天才。

    现在问题的关键在于,火毒对他的影响有多大,考虑到此处,龚雁南沉声发问,“敢问冯上人,这火毒……到了什么样的程度?”

    冯君知道他想问什么,所以笑一笑,“火毒入髓,倒也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病入骨髓了还不要紧?这不是风凉话,在地球界或者很糟糕,但是对手机位面的修者而言,骨髓里的东西不算难处理,比如说这个火毒,入了阴脉的话,比病入骨髓麻烦多了。

    更麻烦的也有……比如说火毒入了识海。

    当然,病入骨髓也已经很麻烦了,起码以龚雁南的见识,也知道这么晋阶上人是不现实的,必须好好调理一下否则九成九会失败

    上人真那么好入,四大派的每一派,都有几十万弟子,不至于每一派的上人都不到一千。

    龚雁南听说是入髓,心里也暗暗地松了一口气这种事处理起来不难,怕的是不知情。

    但就算是这样,未来十年内,他也是不能让龚逸云晋阶了,八十岁的出尘初阶,和九十岁的出尘初阶,差别还是大了一点。

    所以他出声发问,“敢问冯山主,我这六千灵……不能只买了诊断吧?您是不是该有一些建议,供我们参考呢?”

    冯君又是一笑,“呵呵,那是当然了,你自家沟通不畅,我点出来,算不得什么本事。”

    龚雁南只觉得脸皮上一阵燥热,只觉得生平没有见过这么令人厌恶的笑脸。

    但是他能说什么?他还指着对方提出合理化建议呢,“那就要恭聆冯山主的高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没有什么高见,”冯君一摆手,淡淡地发话,“按部就班地晋阶就好。”

    你说什么?龚雁南直接就懵圈了,按部就班地晋阶?

    冯君话并没有说完,他继续发话,“你也倾向于让他使用玄铁体蛊晋阶的吧?这蛊就不错,加上冰凌蛊卵和千年火精草,火毒会成为他的助力。”

    对方拿出的蛊虫里,有玄铁体蛊和冰凌蛊卵,但这是两个不同的发展方向,倒也都匹配得上龚逸云,不过……玄铁体蛊晋阶,加上冰凌蛊卵,这算怎么回事?

    龚雁南第一个反应就是,想反唇相讥对方,但是想到冯君不至于这么无聊,他还是沉思了起来,良久之后,他试探着发话,“用玄铁体蛊……吸收冰凌蛊卵吗?”

    冯君笑着鼓掌,“你看,我就知道你能想明白,这个设计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实话实说,没觉得有多好,”龚雁南并不是一个唯唯诺诺的人,“这会引发严重的属性冲突,虽然我不介意做一些尝试,但是这尝试落到逸云身上,感觉还是有点突然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智商有点不够,”冯君轻描淡写地展开了人身攻击,“我没有逼迫你,是你要问我建议的……你当然可以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龚雁南默然,他仔细地分析一下自己的智商,觉得这事儿还是有点不太靠谱,当然,他没有明着说,只是婉转地表示,“千年火精草,当时桌上没有吧?”

    火精草是一种常见的草木,有着广泛的用途,一两年生的火精草,就能卖出不错的价格,十年生的则是能卖出高价。

    这么说吧,赤凤派主修刚阳火系,她们对火精草有大量的需求,来多少吃下多少但起码得是五十年以上的火精草,才有资格被赤凤派收购。

    千年的火精草,就极为难得了,一棵价值百灵以上,可以治疗一些属性问题,珍稀程度有点类似于地球位面的牛黄。

    冯君在灯笼镇潘家的库房里,收取了两株千年火精草,又专门扫描过,有相关的虚拟数据,往上叠加一下就可以得出结果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这个解决思路是他想出来的,也没有匹配了几种天才地宝,就得出了结论,他对此相当地骄傲有种智商碾压的赶脚。

    所以他不以为意地笑一笑,“桌上是没有,我手里有。”

    龚雁南又愣在了那里……那就是又得买千年火精草了?

    他虽然不怎么做买卖,但是价格大致还是知道的,一两百灵不算贵,但是……没钱啊。

    当然,最关键的是,这种解决方案合适不合适,“能麻烦冯山主说一下原理吗?”

    “我来解释吧,”孔紫伊出声了,她也不知道对方的病情该怎么处理,但是知道结果倒推的话,那就简单了,“千年火精草是内敛火物,用来勾出髓内之火再合适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此这样,吞噬过冰凌蛊卵的蛊虫……那叫什么蛊来着?算了,不说这个了,我简单地判断一下,你的侄孙应该是阴阳体质,我说得没错吧?”

    龚雁南听得目瞪狗带,这就……这就把逸云的体质判断出来了?大派弟子真的恐怖若斯?

    她没有判断出阴阳体质的细类,但就算这样,也已经很恐怖了好不好?

    迟疑一下,他出声发问,“孔上人,那他便能直接晋阶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……”到了这个程度,连安雨虹都能听明白了,“这还听不懂?先服用些许火精草,其他就都是晋阶时处理了。”

    龚雁南盘算一下,也明白了过来,“先服用些许火精草勾连内外,等晋阶时再服用火精草,是这样的步骤吧?”

    三人齐齐点头,心里忍不住暗暗地感叹:蛊修的修炼知识,还真的是差了一些啊。

    不用他们三人说,龚雁南也看出了她们的表情,但是他也没辙,蛊修跟主流确实不是一回事,沉吟一下,他出声发问,“不知冯上人手上的千年火精草,是否愿意割爱?”

    冯君笑着摇摇头,“你还是去坊市买吧,这东西又不算罕见。”

    龚雁南迟疑一下发话,“我知道此前是我做差了,不过还是想从冯山主手里赊借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过分了吧?”冯君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你还欠着我五百灵石没还呢,现在又想赊欠?我郑重声明……绝对不会第二次接受质押青丝灵草蛊。”

    龚雁南还真是打着这样的主意,听到他一口拒绝,忍不住出声发问,“为啥?”

    不过话才出口,他就后悔了,于是紧接着发话,“我想请教一下冯山主,您购买这医疗蛊为凡人治病,愿意不愿意购买一些其他也能为凡人治病的蛊虫?”

    龚雁南不确定冯君为什么会对凡人生出同情心,但是想到止戈山里多是凡人,他曾经盘算过,要不要帮冯君再收集一些其他医疗蛊。

    不过来了之后,生意谈得很顺利,他的资产瞬间暴涨,他就暂时不想提此事了万一对方真的需要,他还得去收集,耽误时间不说,关键是此前的“宰客价”也可能暴露。

    再后来,双方谈得有点僵,他就再也没有想起此事,直到现在,他的灵石没了不说,还得再采购其他东西,那就只能提出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咦?冯君讶异地看他一眼,心说能修炼到出尘期的修者,真没几个是简单的,我还没说呢,你倒是自己想出来了,他不动声色地发问,“能治些什么病?”

    龚雁南也考虑过这个问题,于是表示蛊虫可以帮凡人止血,还可以滋养气血前提是营养得跟得上,还有一种腥膻蛊,甚至可以寄生在肾脏里,取代肾脏原有的功效。

    冯君对这一种蛊虫相当感兴趣,因为这玩意儿弄得好了,可以拯救肾衰竭患者,在他的印象中,国内有相当数量的肾病患者。

    爱搜书(www.iisoshu.com)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,好看的小说,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,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,无广告清新阅读!

百度搜索 大数据修仙 爱搜书 大数据修仙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.

章节目录

大数据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陈风笑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风笑并收藏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